幽幽大王洞

2018/2/1

  站在离洞口十多米处的检票口,明显的感觉到一股阴凉的气流扑面,又沁漫全身,先前一路赶来的闷热一时烟消云散。大王洞以特有的凉爽与我们亲吻、拥抱或者握手,热情友好。导游小姐亲切地介绍,大王洞是一台天然的空调机,常年温度保持在20℃左右,冬可防寒,夏可避暑。


  伴随着哗哗的流水声步入洞府,眼前一片奇幻另类的世界,果真别有洞天。举目四望,由上至下,千姿百态的钟乳石令人目不暇接、伸手可触,造型各异的石柱、石幔,似春笋,似编钟,似莲花,似神仙下凡,栩栩如生。道路蜿蜒潮湿,身边脚下,或瀑布飞溅,或溪流婉转,各种各样的水声不绝于耳,时而如马蹄踢踏,时而如夜莺鸣唱。此刻此地,无法辨知东西南北,手机也没有了信号,只有依靠人工设置的灯光挪步,跟随导游前行。


  在皖南山区诸多的洞穴中,大王洞是开发较晚的旅游景点。几年前,曾两次路过这里,看见“大王洞”旅游指示牌,如惊鸿一瞥,大王洞也暧昧似的远远地瞅着我,一颗悬而未决的心久久地被牵动着……


  真的到大王洞来了。整个风景区由大王洞府、天桥奇观、神仙河谷、高山平湖四个景区组成,其中最为具名的要数大王洞府了。我们沿主干线长达2200余米的大王洞府一路游览,经历“瑶池”、“仙园”、“银河”、“龙宫”、“凤殿”五大部分。神异的景点大多附丽了神奇的传说故事,大王洞也不例外。相传,唐朝开元末年的时候,地藏王菩萨辗转来到九华山,远远的看见九华山峰峦叠翠,状如莲花,山透灵气,非常高兴,于是带着坐骑神兽白犬谛听,在九华山苦心清修。唐朝衰亡之后,到了群雄纷起,战乱连年的五代十国,后汉的最后一个皇帝,隐帝刘承佑,老百姓都叫他“忠佑大王”,打了败仗,一直退到秋浦,前面是群山包围,后面又有追兵,情况十分危急。正在忠佑大王一筹莫展的时候,忽然从九华山的奔来一只白犬,天空电闪雷鸣,白犬化做一条巨龙,穿青螺山而过,留下一个大洞,忠佑大王领兵进洞避险,追兵见洞口仙气悠悠,洞中险关重重,吓得退兵而逃。而这只穿山而过的白犬,就是地藏王的坐骑谛听。此后忠佑大王就带着部属驻扎在这里,并生活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大王洞就因此得名。“白犬化龙,穿山成洞”的传说至今仍然广为流传。


  平生喜欢游历山峦,每每在山道上行走,眼前的每一块巨石每一处峭壁,令人兴味盎然又思索联翩,透过漫山葳蕤的树木山草,我感受到山的心情与活力,伫立山巅,我从高度的获得中体认到山的高昂挺拔。但我从来只能感知山的辉煌结果而不能确认她成长的过程,只能看清山的表征而不能参透她的精神。此刻此地,这青螺山下一条幽秘的地下通道打开了山的心灵世界,向世人昭示着生命的玄机。


  在流连沉迷于洞府的奇幻景色的同时,我更多思考的还是洞穴的成因。与虚幻不实的传说相比,我更感兴趣的还是科学的论断。据专家考证,大王洞的形成已经有两亿多年的历史了,它是地层多次运动波以及水从缝隙中不断向下流动,使裂缝逐渐地扩大,并由彼此相互孤立的溶洞连为一体,才构成了一条由暗河流域形成的巨大的溶洞,又由于碳酸钙的水质使溶岩不断发育,因而出现了地下奇观。


  与诸多的溶洞一样,大王洞让人确信她在一切生命之前的悠悠岁月,更让人确信这个伟岸的躯体曾经过艰难痛苦的磨练。惟有心灵的磨练生命才有厚度,心灵的世界才丰富多彩。大王洞因曾经的磨练而存在。从钟乳石的洞壁上,我能看到激情燃烧的火焰;从脚下的流水哗哗声中,我能听到永不屈服的呐喊。


  走在大王洞洞外700米长的河谷中,四面环山拥抱着的小盆地,隐蔽宁静,好似世外桃源。在这条峡谷里,浓阴密蔽,百鸟欢歌,溪水伴唱。天书崖、天生桥、枕流石、连理树,美不胜收,作为洞外特有的风光,这在所有溶洞中独有,意外的美景增添了“柳暗花明”之趣。大王洞在展示内心丰富深沉的同时,没有忘记报以欢悦的笑颜。


  行进在大王洞府里,整个洞体时宽时窄,宽旷处如会展大厅,足可容纳数千人,顶端深邃空旷,狭窄处暗道幽巷,需要厕身低头而行。在自然造化面前,我们学会了谦卑。便懂得了一个道理,昂首挺胸,为了一个铮铮铁骨的汉子;谦让坚忍,也不失为生存的睿智与勇气。但有了这些,你就是强者,你就是“大王”。


  所以走出洞府的那一刻,我再次回望豁然大开的洞口,恍惚一只活动的眼睛,另一只眼睛在山的那一边。这一双幽幽的眼睛包含了生存的艰辛,记录了生命的复杂履历,透出了睿智,也透出了自信。她以无言的凝视告白天地日月,告诉世人游客,让人沉思,让人憬悟。


景区微信公众号